最新电影
您的位置:首页  »  【异种】【作者:不详】
0 序 言“你找到他了吗?”

  “是的,长老,我已确定是他。但他好像还没觉醒……”

  “这件事由我和元去办。你回去吧,注意隐蔽。”

  阴影中的女子喏了一声,像一阵烟雾散去了,房间里发令的老者继续陷入了沉思,身下的女子正努力将阳物含入口中,太长了,有与他年龄不符的长度和硬度。

  “嘿嘿……三百五十年了,这次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他!”想到这里,他腰板猛然挺直,眼中的光芒热切、自信。

  一、新邻居东柳路,384号,203。

  像往日一样,许项又是被母亲揪出被窝的。随便扒了几口早饭,他抓起书包就要冲出家门。

  “等等,什么又忘了?”母亲一把抓住差点出门的他。

  许项四下打量着自己,怎么也看不出异常,只好挠着头。

  “鞋!……鞋带!又只系了一只。”

  还是像往常一样,所有错误都是自己做别人挑,许项不好意思的傻笑着,系好鞋带跑了,丝毫没有看到母亲眼里的闪光。

  他无法理解母亲的悲痛,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悲哀:一生下来就有一种稠状物占据他1/5的颅腔,同他的大脑争夺生存的空间。

  曾经有医生考虑开颅手术,却因这些粘稠物质与他的大脑结合的太紧密而放弃,后来几次复查发现,“那东西”竟然在“成长”!现在已有1/4左右了。

  经过几个脑科医生严密的检查后,许项已被宣布为“患有罕见脑疾病的危险病人”,属于那种在死亡线上走钢丝的人,而这一切,他自己在这17年来从不知道。

  上学路上,他一个人独自走着,因为他的智商和他的大脑一样,只有别人的3/4,好像还在降低,没有同学喜欢他。他的家人利用金钱和关系使他能进入正常人的学校,却无法让他得到同龄人所应有的尊重,好多人爱羞辱他,他却不太在意,不是因为良好的心理素质,而是因为他太爱忘事。

  凭心而论,他长得还不算坏,尤其有一付好身板,要不是因为他的智商和大脑,好多体校都会争取他,这也是很少有人敢欺负他的原因。

  其实,他也不太在意别人的欺负。

  不过最近,他觉得,自己好像对什么很敏感,还感觉,有什么人或其它在窥视他……***    ***    ***    ***一天的课程又结束了,同学们享受着许项的笑话,又结束了一天,许项和他的唯一死党——肖东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路上,肖东的嘴巴没少闲着:“我说大象(许项的外号,肖东的专用)啊,你别老跟块木头一样,那个李婷琳要是再用‘智弱’叫你,你要么给她一巴掌,要么叫她一声‘骚货’。你看她还敢怎地?

  你太老实了!““为什么叫她‘骚货’?”许项看着他的好友,脸上露出天真的微笑,超纯的那种。

  “天哪,老大,你的神经也属大象啊?我没辙了,你一定患有先天性乐观综合……”突然,肖东像被掐住了脖子一样,死死盯住前面。

  许项随着肖东的目光看去:“呵呵,又是美女。”

  “不仅仅是美女,还是超美的那种。那身材,跳舞的吧?好水的眼睛!勾人啊……你看你看,她和你住在一个楼群!可惜,和你这种没有异性感应细胞的人住一起,暴殄天物啊……看看,她在看你,不!是看我!”

  许项被那眼神一扫,心中突然有种莫名的震惊,好像,多日的敏感和被窥的感觉找到了答案!

  “她在看我。”许项心里想。

  二、梦的烦恼有点痒,有个柔软、温暖的东西在脚上蹭,许项睁开眼,脚下正有个女孩,在用她柔软的乳峰抵住自己的脚。

  女孩朝他甜甜的笑着,轻轻亲吻他的小腿,然后,她那湿滑的舌头沿着腿干舔上去。

  许项觉得浑身很热,小腹下有一团火,自己的东西像条毒蛇一样翘了起来,颤抖着,女孩的舌头调皮的在那上头打了个转,许项浑身都抖了起来。

  舌头继续向上……许项在紧张,他感到有一股温暖包住了他的东西,这是一种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他想要爆炸。突然,许项一下子站在操场上,四周出现了很多同学,大家都在看他。

  “怎么办,我下面怎么没穿衣服?”许项想。

  大家开始向他指指戳戳,一些平常熟悉的字眼开始进入他的耳朵。

  “白痴!”“弱智!”“低能的,你该去弱智学校!”“看,他就是那个傻瓜!”

  许项觉得害怕极了,他想解释,可老觉得自己光着身子,想喊叫,却说不出一句话,呼吸也像要停滞……许项从梦中醒来了,这是他第一个如此清晰的梦,他的脸上流着泪,这也是他第一次伤心的哭,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遭受白眼,自己是白痴吗?

  早上醒来,许项自己起的床,简单得和母亲打了一个招呼,满怀心事的出门了。一夜来自己好像明白了不少事情,可是烦恼好像也随着赶来了,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也许,是自己长大了吧。

  正当他胡乱想着的时候,身后有个甜甜的声音响起:“你好!”

  回头一看,正是昨天那个美女。

  “噢,你好!”许项回声道。

  看到她那甜甜的微笑,许项不禁想起昨夜那个梦来。当然,这次回想的是荒唐的上半部分。一想到梦中她那与年纪不符的成熟和动作,许项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他觉得自己又开始结巴了。

  还好这时候他的死党,那只猴子肖东不知从那里变出来:“喂,大象!一个人呐!”

  “是呀是呀,你去哪啊?”许项忙答道,心想你来的正好,这个美女你来应付。

  肖东心说废话,不上学我去哪?但守着美女他不想讲脏话破坏形象,就装得一本正经的说:“去上学呀!老朋友,你一定要学会事事思考,这位女生是?咱们同学吗?”

  今天像是为许项安排好的一样,好像所有事情都不用他来费心,那个女孩开始自我介绍了,“我叫倪杨,我刚搬到这里。我昨天看到你们了。咱们是一个学校的,我刚转来。你们叫什么名字阿?我看我和你好像还是邻居。”

  肖东抢先回答,“我叫肖东,这是我的死党许项,‘大象’可是只有我能叫的,因为我们铁嘛!”

  “是吗?那我能不能叫你大象呢?”

  “除非你和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超过每天平均3小时!”

  “这不难,别忘了我和许项是邻居……”

  在三人不停的交谈中(其实是两人,许项一句话也插不上),又一天的学校生活开始了。


[ 此帖被瑾年丶琪在2016-02-13 21:41重新编辑 ]
最新图片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