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就要撸_就要撸视频_就要撸电影_就要撸在线视频免费上传视频: ,提供免费在线观看视频! 分享越多,视频观看的速度就越快哦!

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载连篇  »  【全家性福之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作者:beyond84】【全】

0 (一)

  这里介绍一下自己:我叫瑞文,在青龙市的海草大学负责后勤工作,妻子爱琴是一名人民警察,我俩的相识是妻子在执行公务时,遇到了我,我协助妻子破获了一起贩卖人口案件,也许是书卷气的我获得了妻子的好感吧,此后便走到了一起,那一年妻子23岁,年后便有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小辉,一家人高高兴兴的生活着。

  转眼14年后,我调到了学术部门工作,经常出差和应酬,贤惠的妻子为了方便照顾着家庭和孩子,因为没有什么特大案件,便申请休假一段时间,我专心致志的做着我的研究工作,这期间妻子的妹妹蕾蕾经常来家里陪妻子聊天散心,也经常陪儿子玩电动游戏,我看在眼里,美在心上,一派乐融融的景象。

  某天的饭后,一时心血来潮,妻子在厨房刷碗,我来到了她的身边说:“ 爱琴,嘿嘿,你以前没收的那些碟片放哪了?我想看看了,嘿嘿。” 妻子装作一脸正经的说:“ 什么碟片呀?你别痴心妄想了,都让我毁了,里面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看也罢” 说完,笑嘻嘻的看着我,“ 坏蛋是吧?又想让我收拾你对么?看我的本事” 说完,便两手抓向妻子的乳房,“ 哈哈,别闹,这才几点你就闹,孩子还在学习呢,碟片放在床底下的鞋盒子里,自己去找!” “ 好嘞,收到,我看会,你一会快点过来哟?” 我开心的朝着妻子轻声说道。妻子看了看我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赶紧从床底翻出来鞋盒子,打开盒盖,里面放满了光盘,有的有名字,有的没有名字。不管那么多了,先看看再说,随手将一张光盘塞进了影碟机里播放了出来,是个欧美片子,挺激烈的,美女丝袜,是我比较喜欢的类型,看着看着,我就有了感觉。这时妻子走了进来,看我正在看A片,嘲笑我说:“ 你呀,白天在学校里是个教授了,晚上回家就和野兽似地,别看欧美的了!看看有没用带故事情节的?听同事说,日本片子有的带故事情节,你挑挑看,咱们一起慢慢看,我去看看儿子,顺便补补妆。”“好的,你快去吧,看好儿子,打扮的性感一点哟,顺便把灯光调暗些。” 嘿嘿,我咧着嘴傻笑着。妻子调暗了灯光后带上门出去了,我又从鞋盒子翻出好几盘日本的,可是都是一上来就干,没什么意思,突然一张光盘上写的字吸引了我,《大家庭》!

  咦?这是什么意思呀?看看再说,播放后才知道是一部全家乱伦的故事,别说日本人还真下功夫,演员还真都长得挺像的。刚想到这,妻子推门进来了,一身夜火的黑纱连衣裙,高挽着头发,白色的棉拖里是一双穿着透明吊带黑丝的美腿美脚,面部化了一个淡妆。看到这么性感的老婆,我实在是按耐不住心中的欲火,上前抱住她就上了床,“ 讨厌,先别急,你倒是先看一会A片有性趣了,我还没看呢,我先看会!” 妻子嘟嘟着嘴说,“ 好吧,那我们一起看,一些学习,嘻嘻……” 我说完,翻身到妻子的身后,轻抚着妻子的全身,吻着她的脖颈。妻子看了一会,满脸通红地说:“ 你这都是播放了些什么呀,怎么都是自己家人和自己家人乱搞的呀?”“是么?不管那么多了,管他儿子和老妈还是公爹和媳妇的,咱们夫妻俩先亲热一下再说!” 妻子这时候,也是欲火焚身了,和我亲吻到了一起,“ 往下,再往下一点,帮我含含” ,“ 就不,嘻嘻,急死你!” 妻子调皮的做着鬼脸,还用手轻轻地玩弄着我的阴茎。说归说,妻子还是一口将我的小弟弟含入了嘴中套弄着,“ 哦,太爽了,爱琴,你的舌头越来越灵活,口技越来越好了,真要了我的命了!快,快!” 我兴奋的抽搐着,妻子亲了一会我的阴茎后说:“ 别光我给你亲,你也给我亲亲嘛!” 说完,翻了个身,躺在床上,等着我。

  我笑了笑说:“ 爱琴,你还真越来越狡猾啦,咱们69式吧?这样都舒服,嘿嘿。讨厌,又来这套,好吧!” 妻子跑了一个媚眼说。亲了一会,妻子的桃源洞水开始横流,此刻我也性欲大发,拖过穿着丝袜的美腿抬到了肩上,小弟弟如钢枪般插入妻子的洞穴中,“ 啊,轻点!慢慢来,我疼” ,妻子眉头一皱说,“ 哦,好的,是不是好久没做都有蜘蛛网啦?别着急,让为夫来为你清理!哈哈!” 说完,一个金龙探海,便抽插了起来,慢慢地,我感觉的妻子的阴道内淫水越来越多,越来越滑润,这时候的妻子用媚眼望着我,双手抚摸着我的全身,双腿在我的肩膀晃来晃去大声喊着我的名字:“ 瑞文,快,快,我要你的鸡巴,你太棒了! 老公,我要~”,听着这鼓励的淫语,“ 好,就让你再尝尝为夫的厉害!换个姿势,老汉推车!”“啊,要了老娘的命了,亲爱的你太强了,我爱死你了,亲哥哥,快啊~ 快点,我的洞洞需要你的滋润!” 妻子也许兴奋到了极点,平时从不说这些脏话的她,现在是不顾一切的说了出来,风骚的绝对像个淫娃。我俩疯狂地交合着,过了一会我感到精虫上涌,大叫了一声“ 啊,我要射了,快张嘴!” 说完我立马拔出了小弟弟,冲着妻子的嘴巴凑了过去,妻子也配合的张开了嘴巴,将我的小弟弟吸了进去,我一泄如注,妻子伸出舌头舔干净嘴边的精液一股脑的吐了下去,痴痴地看着我说:“ 瑞文,今天你真强,我都快受不了了,我都泄了好几次了呢!” 我刚想说些俏皮话,突然我发现,门口仿佛有个人影一闪而过,我心中寻思,会是谁呢?难道是我累的眼花了?我回头看了一下妻子爱琴,只见他的眼神中也有一丝慌乱,貌似是有点受惊,我亲了亲她的脸,安慰她说:“ 亲爱的,没事可能是灯光闪了一下,我有点累了,反正现在自己家里也没外人,不用担心,咱们早点休息吧。” 说完我昏昏沉沉的抱着妻子温存了一会,便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醒来,妻子已经起床做早饭,我睁开眼,翻了个身,手搭在了妻子那边的床边,忽然试着胳膊上有点湿乎乎的感觉,摸了一下放在鼻子下问了问好像是精液的味道,可是明明昨晚我都射在爱琴的嘴里了,怎么床上还有呀?难道是我提前就先射了?唉,上点岁数就控制不住自己了。起床吧!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吃了早饭,来到单位,便接到通知要去外地开会,时间比较急,我便打电话回家告诉妻子爱琴,半个月后可能就会回来,让她放心,照顾好家庭,妻子在电话中依依不舍的说了许多关心的话,无非是注意安全,别感冒等,说得我心中暖洋洋的,心想一开完会一定要立马回家,不让妻子担心!这时候,电话中又传来了儿子的声音:“ 爸爸,我会想你的,你一定要赶紧回来呀,别忘了给我买好东西哦?” 呵呵,这小子们就知道让我给他买好吃和好玩的,也罢,孩子么趁着小多玩玩也无妨,只要别耽误学习就行了。“ 小辉,你在家要好好学习,不要贪玩,多帮你妈妈干活,像个男子汉一些!” 我训斥道,电话中传来了母子俩的笑声,此刻的我也没多想,便匆匆挂了电话,驱车去了外地。

  一路上比较顺风,会议开得比较顺利。说起大学里的学术交流,其实就是坐在一起胡吃海喝罢了,我看也没有什么正经事,一周后便打算回家,本来想提前打个电话通知一下妻子,不要担心我,我就要回来了,又想到不如早点回家给她母子俩一个惊喜!收拾好行装以后,我便开车匆匆忙忙的往家赶,快到市区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了,窗外下起了大雨,视线不好,我便找了一个宾馆开个钟点房准备休息一会,等雨停了再回家。雨越下越大,我在房间打开了电视,突然出现的画面令我瞪大了眼睛,一对男女滚在床上,亲亲我我的做着那种事情!原来是个成人台,唉,那就看会吧,热血沸腾的我看着电视里一男一女的亲热劲,让我想起了妻子爱琴,如果爱琴在这里多好呀,想着想着,裤裆里的小弟弟便不争气的挺了起来,此刻我的脑海中出现了妻子的影子。妻子今年也有三十七八岁了,干公安警察那么多年,皮肤保养得一直很好,一米六八头匀称之余无一丝赘肉,虽然经常穿着一身的人民警察的制服,却仍然掩饰不了她美丽的娇容和雍容华贵的气质,小黑高跟皮鞋永远擦得铮亮,一副英姿勃发的女侠气派。想起出差前我俩的盘肠大战,便心中入欲火焚身般的燥热,看看窗外天慢慢黑了下来,雨还没停,轰隆隆的雷声却压了下来,我还是打算立即起程,回家吃个热饭,洗个热水澡,然后再和温柔漂亮的妻子温存一晚,想想都美的要命!不等了,立即回家!

  一路无话,开车到了家门口,雷声越来越大,天空仿佛压了下来。在车库停好车,几步便跑到了门口,我看了一下表八点二十,抬头看了一下,家里大厅关着灯,我和妻子的房间里却开着灯,灯光是那种我和妻子做爱时用的暖色调的,儿子的房间关着灯。“ 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妻子不舒服早早就休息了?平常都是十一点左右才睡觉呀?儿子怎么也早睡下了?” 想到这里,我轻轻地开了厅门,怕影响妻子休息,蹑手蹑脚的上了二楼,我的卧室门口。门没有关,隐隐约约透出一些光亮来,就是那种暖暖的色调,没开主灯,但是却开着音乐,一听就知道是那种令人兴奋的艳舞舞曲,我心里迷惑着,偷偷地趴在门口看了起来~ 透过化妆镜的反射,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双腿,不是很壮,但绝不是我妻子的腿,再往腿上上面看去,竟然出现了一只手抚摸着一条阴茎!男人!我的房间怎么会有别的男人?我感到身上的血立马涌到了头部。看还是不看下去?究竟是谁?妻子难道会和其他的男人在一起偷情?我实在不敢这样想!好奇的我还是决定再稍微开开门看看是怎么回事,当我顺着门缝看到全景的时候,我惊呆了!

  (二)

  幽暗的灯光下,儿子躺在我和爱琴的床上,自己用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影碟机是开着的,电视中随着影碟机的播放出现的是成人片,一段艳舞,这段片子我倒是看过,就是在《大家庭》那部片子中母亲为儿子跳的那段艳舞!我顿时怒火中烧,想立即进去胖揍这小子一顿,脑筋突然一转,怎么没有看到妻子呢?这个点她不在家去了哪里?儿子这样放纵,竟然也不管?

  「啊~ 妈呀!」 这时传来儿子高潮的声音,显然是已经射了,我赶紧退了出来。『这小兔崽子,这么小看A片,射精还得妈呀妈的乱叫,先不拆穿你,问问你妈怎么办再说!』我心中想着,悄声出了家门,站在门口,吸了一支烟寻思着爱琴去哪了,怎么不在家?我打个电话问问再说!几步跑到车库,拨通了妻子的电话,那边传来了妻子的声音:「喂?瑞文么?」「什么事呀?」「哦,没事,我就是想你了,呵呵,你在哪呀?外面下大雨了,我寻思今天回家呢,开完学术会了,呵呵。」「啊?你要回来呀?我今晚没在家,单位里有特殊任务让我回单位处理,嗯今晚你回来也见不到我,外面又下大雨,你明天回来吧,路上还安全些」妻子有点急的说,说话中还带着一点呼哧呼哧喘的的感觉,本来我想多说几句,再把孩子的情况和她说说,可是我再三考虑还是等明天回家再说吧「爱琴,你在干什么呀?怎么气息不匀呀,工作再重要也要注意身体呀?」「哦,哦,知道了,呵呵,没事我刚才回单位比较急,跑了几步,所以有点喘,你在旅馆么?早点休息吧?不需?呵呵!“」妻子开玩笑的似说道。

  「好的,那明天上午十点左右,我就回家,亲亲宝贝呵呵,放心!我那么正派不会乱搞的!你加完班也早点回家休息吧,不多说了,晚安!」「晚安亲爱的~」妻子说完立即就挂了电话。

  『得,没地方去,妻子又不在家我还回家吧,估计那个臭小子已经差不多了吧?该回房睡觉了,唉,在抽支烟吧,给这小子一点时间,毕竟青春期了,自慰一下也强于出去乱搞惹事,不过你小子怎么能在我和你妈妈的床上呢?还看《大家庭》?那么多片子不堪,真是个混小子,你可别以为里面的是真的哦?希望你能正确看待这些A片,只是混弄人的罢了!』我抽着烟,瞎想了一会。

  从车库里出来,雨下的小了,但是雷声仍然不断,偶尔一个镇雷一个闪电。

  我来到了家门口,为了不让这小子受惊,我还是轻身轻脚的开开房门上了楼。

  这次,我房间中的灯已经关了,也没有任何的动静了。『呵呵,看来这小子是已经累了回自己房间睡觉去了,看看他在干吗?』我心中想着,便走到了儿子小辉的房间门口。

  门是关着的,看不到里面是否开着灯,更不知道小辉在里面干嘛。『算了,不打扰这小子了,有帐明天再算』我一边寻思着一边准备回自己的房间休息。正在这时,我忽然听到小辉的房间内有声音,仔细一听,是儿子呻吟的声音!我有点吃惊,刚想往前一点仔细听听是怎么回事,突然手机震动了,我一下子按在拒绝键上,心想:这是谁呀?这个点还来电话,这时手机又震动了,掏出一看是一条短信,是学校吴校长的,上面写着「青草附属医院急诊室,吴校长病重,在急诊室请速来!」『我晕,这个时候,吴校长怎么病了?还是急诊,唉,家里出了这么个小东西,刚高潮过了,睡觉还做春梦呻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去医院看领导吧,毕竟那么多年的感情了,吴校长也待我不错,出了急症,先想到找我,或许有重要是要安排。一切都明天再说吧!反正老婆也不在家,说好明天回来就明天吧!』心中一边想就一边往楼下走去。

  打开鞋柜的一瞬间,忽然发现鞋柜里除了我和儿子的鞋子之外,妻子外出的鞋子也整整齐齐的摆放在鞋柜里,『咦?不是去加班了么?怎么没穿鞋呀?难道下雨天穿雨鞋去的?可是平常家里也没有见过下雨天妻子穿过雨鞋呀?得,不管了,这么大人了我就不操这心了,爱穿什么穿什么吧!』想罢,便急匆匆穿了鞋子出门,疾驶奔向青草附属医院。

  感到急诊室的时候已经快半夜了,我几步跑到急诊室,却没有找到吴校长的身影,又来到护士台讯问后才得知由于病情加重吴校长已经转到重症监护室了,我又赶紧赶往重症监护室,在监护室门口遇到了吴校长的妻子玉玲和女儿潇潇,二人此刻面上已经是神色慌张,女儿潇潇也是泪流满面,一脸哀伤的样子。

  看到我来了,吴校长的妻子玉玲赶紧拉着女儿的手,走到我面前,满脸忧伤的说:「瑞文啊,你可来了,吴校长今天晚上突发重症进了监护室了,大夫刚才出来说,希望很渺茫,你说我们母女俩该怎么办呀?呜呜。」 说完哭了起来。

  「大嫂,请别难过,现在医学这么发达,相信大夫一定会努力为吴校长治病的,吴校长是什么病呀?怎么得的?」我问道。

  「唉,就是,就是因为那点破事呗。」玉玲把我拉到了一边,单独对我说道:「瑞文呀,这是真不知道怎么和你开口,但是你也不是外人,其实就是今晚我俩在那个的时候,他突然马上风了,口吐白沫,精液不断外流,就这样我见事不好,就和潇潇一起把他送医院来了,这是外人也不好意思说,就把你单独叫来了,你说老吴要是有个三长俩短的我们母女俩可怎么活呀!呜呜……」说完又哭了起来。

  『哦,原来是这样呀,吴校长也真是的,当年非要找个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当老婆,老了老了,身体不行了,竟然伤在这上面,唉。任你一届大学校长,最后仍然晚节不保,可悲呀,作为下属和朋友我尽力帮忙吧!』我心里胡思乱想着,对着她母女俩一个劲的安慰着。

  不多会,一个身穿白色大挂的大夫从监护室里走了出来说:「病人让其妻子和女儿进去。」玉玲赶紧拉着潇潇的手跑进了病房,我赶紧上前问道:「大夫,病人病情如何?」大夫摇摇头说:「不行了,准备后事吧!」我推开监护室的门闯了进去,一眼看到吴校长拉着他妻子玉玲和女儿潇潇的手在断断续续的说着什么,看见我进去了,无力的向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

  我来到病榻前,看着曾经辉煌的吴校长,一脸的病容,轻声的对我说:「瑞文,时间不多了,我想对你嘱咐几句话,你一定要听呀。」我点了点头说:「老吴,别这样,你会好起来的」「呵呵,咱俩认识快三十年了,如兄弟般,现在我不行了,请你多照看我的妻子和女儿,拜托了,家庭生活等事,一切委托你来帮助处理吧,我不会亏待了你,我死以后,校长职位就是你的,我已经做了录音遗嘱,一切~ 拜托了!」话音未落,浑身又抽搐了起来。

  吴校长的妻子见状大叫道:「大夫,大夫,快来人呀!老吴你醒醒呀!呜…呜」失去控制的玉玲慌乱不已。

  我把大夫叫过来的时候,吴校长已经停止了呼吸,身边只有哀痛的母女俩呜咽着。

  忙了一宿,帮着给吴校长送到太平间,有办理了一些后事以后,我又把玉玲母女俩送回家中,天此时已经大亮了,我安慰了一下母女俩,答应她们三日后我会来帮他们去安葬吴校长,临走前潇潇扑进我的怀里,哭着对我说:「文叔,你可一定要来呀,爸爸说了一切都靠你了。」说完紧紧地搂着我,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中我我感觉到胸前一对软软的肉团在揉动着。

  我又安慰了一下她说:「放心吧,潇潇都是快十五六岁的大姑娘了,要勇敢些哦,去安慰一下你妈妈,我一定会来的,乖!」亲了一下潇潇的额头,又扭转身对玉玲说:「大嫂,我走了,你们放心吧,以后你家的事就是我的事!」玉玲此刻眼中含着泪光,但是却带着一丝的温柔对我说:「我们娘俩就靠你了,你有空就常过来帮帮我们,我们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说完,泪光一闪,脸红了。我一闪身上了车,在她们母女俩的略带着一丝期望的温柔注视中驱车驶去!

  回到家中,已是早晨九点多了,忙活了一夜的我,累得浑身要命,打开家门换了鞋,直奔二楼卧室走去。推开卧室房门,我抬头一看妻子爱琴趴在床上睡的正香,我也不忍心打扰她,换了衣服轻轻进了浴室洗起澡来。洗完后,我将自己的脏衣服扔进洗衣箱的时候无意中瞥了一眼,发现洗衣箱中放着妻子的警服和衬衣,内衣等换洗衣物。

  『一定是昨晚加班太累了,下那么大的雨,还要穿警服去加班,衣服什么脏了也不洗出来就睡了,再加班看你穿什么!』我一边想着,顺手翻了一下,翻出来一双肉色连档丝袜,丝袜裆部已经有了一个破洞,上面还沾满了一些干巴巴的黄白色的污渍,我心中不禁疑惑起来。由于太累太困,此刻的我已经是在没有精神再胡思乱想,把那些脏东西一扔,转身出了浴室,扑到床上。

  「谁?」妻子突然惊醒了,一看是我,懒洋洋的说了一句:「你回来了?累死我了,我要睡一会,昨晚加班刚回来,你也休息一会吧,小辉上学去了,中午咱们再做饭吃!」我看着睡眼朦胧的妻子,眼里闪过一丝的异样,于是对她说:「好的,那咱们先休息一会吧,有话起床后再说!」说完,我亲了一下妻子的脸庞,搂着她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5-03-26 22:08重新编辑 ]

上一篇:【那些教会我做爱的女人】【作者:不详】【第一部】 下一篇:【脱衣麻将】【完】

收藏本站 百度地图 网站地图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合作邮箱:ergeerge520@gmail.com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