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访就要撸_就要撸视频_就要撸电影_就要撸在线视频免费上传视频: ,提供免费在线观看视频! 分享越多,视频观看的速度就越快哦!

首页  »  新闻首页  »  长载连篇  »  【朋友别哭】【作者:不详】【完】

0 有没有一扇窗

  能让你不绝望

  看一看花花世界

  原来象梦一场

  有人哭

  有人笑

  有人输

  有人老

  到结局还不是一样

  有没有一种爱

  能让你不受伤

  这些年堆积多少

  对你的知心话

  什么酒醒不了

  什么痛忘不掉

  向前走

  就不可能回头望

  朋友别哭

  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

  要相信自己的路

  红尘中

  有太多茫然痴心的追逐

  你的苦

  我也有感触

  我一直在你心灵最深处

  我陪你就不孤独

  人海中

  难得有几个真正的朋友

  这份情

  请你不要不在乎

  ——取自吕芳〈朋友别哭〉送给已经离开或即将离开的朋友。

  * * *

  林说今夜的酒特别醉人,我有些麻木的摇头,头已经有些晕。

  林用手支撑着脸,笑着问我是不是喝醉了,号称从未醉倒过的男人,居然会说酒醉人。看着他摇头晃脑,我才意意识到,他是真正的醉了,这让有些惊奇,以前我从未见着林喝酒醉过。

  林依旧在摇头,口齿已经有些不清,继续在这个问题上与我纠缠。

  “你起来走两步,走……走看,就知道了。”

  与他纠缠不过,我只能扶着椅子站了起来,没料到重心不稳,又倒在椅子上。林在一旁边“呵呵”直笑,不理会旁人诧异的目光,我也跟着他一起放声笑了起来。或许真的是醉了,竟然没有看到林的眼中已经湿润,只冷不丁的听到林说了那句“我与她分开了”。我一下子便呆了,那些分离的碎片从角落里开始组合,关于他和她,以及夹杂着我的记忆,又重新浮上心头……与林结识不算奇怪,我们俩因为共同的爱好而相识,这样的相识方法古往今来比比今是,有共同的爱好,关系往往拉近很快。

  我喜欢看小说,尤其是武侠奇幻类文学,这种喜好在我很小的时候便产生,从最初的西游、封神之流,往后的金、古武侠,现在的奇幻文学。不但看别人写的,有时候自己写点设定或大纲,也对别人的书发表一些评论。

  而林则与我不同,他是一个纯粹的看客,与网络术语可以称之为“纯小白”。他看书不像我这样,我不挑剔,且阅读速度很快。林与我不同,他很挑剔,看到某些不伦不类的东西会很生气,还将自己的的想法说出来,要人与他一起“分享”,或许是性格如此。

  在这所大学里,我与他同住同一栋,都在一个书店借书。一来二去便熟识了,在书店里面会交流书的好坏,若是这样,我与他倒不能算是朋友。

  有一天,我在书店碰到他,他突然将我拉住,让我去陪他喝酒。我这人比较大条,或者叫大大咧咧,既然他要请我喝酒,我自然乐意奉陪。到了地方才知道原来那天是林的生日,来了很多人,他拉着我一个一个的介绍,我一个也不认识。

  那一夜后,我们关系近了许多,真正算得上是好朋友了。林很爽快,我喜欢直爽的人。

  我说我喜欢李寻欢,这是真正的男人,义气干云。林则说他比较欣赏龙啸云。我让我很不解,龙啸云是一个悲剧人物,我反问他:李寻欢义薄云天,为了成全兄弟,将恋人与家财都送与龙啸云,但龙啸云恩将仇报……(欲知详情,请翻阅古龙先生的〈风云第一刀〉)林则理直气壮的告诉我:欣赏并不代表喜欢,他也喜欢李寻欢。与林相处经常都是这样的讨论过度过。

  有一段时间,我发现林有些神神秘秘,与他一起借书时,他在书店一蹲就是半天,喊他走时,总是让我先走,我虽然奇怪,但也没怎么在意。知道某一天,他突然对说他发现一个漂亮女孩。这让我大笑了一阵,毫不客气的对他说道:“这地方虽然盛产恐龙,但偶尔一两个人意外也不奇怪!~”

  林也毫不客气的指着我:“小子,我在这里还比你多溷一年,比你多开了一年的眼界,漂亮女孩不奇怪,看〈新翻雨覆云〉(某本奇幻小说,带有一点H文字)的漂亮女孩奇怪么?”

  这倒是让我感到有些好奇,在我的认识中,喜欢这类垃圾类快餐文学的几乎都是男孩子,影响中,女孩子都比较迷那类琼大婶的言情小说。

  “那又怎样?你认识?”

  林突然把住我,头朝门口偏了偏,我扭过头去,便看到了她,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

  她叫萧韵,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女生,只所以用女生而不用女孩儿称呼她,是因为她比较的活泼,在我的理解中:女孩儿是比较文静,长头发、牛仔裤和运动鞋;女生则偏向于高跟鞋、花枝招展、招摇过市等词汇。萧韵则是长期拖着一双不变的拖鞋,抱着小说招摇过市。(原谅我吧!~)自从那次在书店看遇见她之后,在书店又遇见过她几次,有时,我会稍微停留一下,看看她选择什么样书籍。这期间,我发现一个问题,她读书挺快的,快赶上我了,几次都是一借就是三五本。

  懵懂间,我突然觉得她抱着小说时的神态很美,从我身边经过时,我的心脏总会不自觉的加快那么几下。

  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甚至没有留意过我。

  能与她认识完全是始料不及的。在那之前,我完全没有想过会很大认识。

  那是朋友的生日会上,朋友的女朋友带来了一个女伴。之前朋友与我提了一下,说带来那位女孩还是单身,叫我们寝室那几位谁有本事可以去尝试一下,我对此不感兴趣。主要原因在于,我始终认为,现在连自己都养不活,就别去想养他人。可进入房间见到她时,我的心脏仍旧不自觉的多跳了俩下。

  开始时,朋友让我们自己起来介绍自己。首先便是她站了起来,面不改色的对着一桌人说道:大家好,我叫萧韵,学历史的。这让大家小小的惊讶了一把,怎么也联想不到这样一个女生竟然是学历史那种老古董。朋友们一个一个自我介绍,轮到我时,我有些紧张,站起来面无表情的对她说道:“郭天戚,学工科,喜欢奇幻文学。”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我将自己喜欢奇幻文学也给捎带了出来,当时并没有仔细去想。

  萧韵却马上接道:我认识你,在书店看到过你几回,我也喜欢奇幻小说。而旁边,朋友们已经开始起哄,要让我们俩挨着坐,交流一下对小说的认识云云。我感觉脸有些发烫,对旁边一个闹的最凶的朋友道:别吓坏了人家姑娘。

  这话有些效果,但萧韵似乎无所谓,对着大家说道:没有关系,没关系,我无所谓。但我有所谓,虽然小小的心动了一下,终究是不好意思靠过去。

  她似乎很能喝酒,那天晚上大家开玩笑去敬她酒,她竟然来者不拒。我也过去与她干了一杯啤酒,问她有没有事情,她摇摇头,对我说:没事!到后来,她脸渐渐地红了,在灯光照耀下,有些像富士红苹果。临走之时,朋友大多都喝点迷迷煳煳,主角的女朋友也必须搀扶着他将他送回寝室,看了看情况,让我送下萧韵回寝室。

  听到这话,几个刚才还在迷迷煳煳地家伙又起哄,萧韵大声说着不用,朋友们继续起哄。我犹豫了一下,或许是喝了酒的原因,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竟走到她身边,对她道:还是送下你吧,这么晚了,你个女生,单独一个人有些危险。

  路边的灯已经有些年龄,光线比较昏暗,在这无穷天幕下,这灯与人都是显得如此的淼小。

  夏夜的风已经吹起,我和她走着一起,中间大约相隔了一米,两人谁也不开口说话,只默默的向前走。风吹着额头,很凉爽,随之大脑却开始渐渐迷煳,触觉末梢有些麻木。我低着头盯自己的影子,不敢扭头看她。

  突然她唏了一声:你这人可真没意思,其实我没有喝醉。

  “你厉害,你没醉我倒是醉了。”其实我心里想着:喝醉之人都会说自己没醉,相反……她笑道:又没意思了,通常说自己醉了的人都是装醉。

  我也笑了:“别信那鬼话,都是写书之人瞎扯,说得头头是道,但经不起实际检验。我比较诚实,醉了就醉了,没醉就没醉。”末了,又加问了句:“你喜欢看奇幻文学?”

  她答道:“恩,我借书时你肯定看到过我,我经常看见你在那儿借书。”

  我点了点头,没有否认。突然我鬼使神差的问了句让我几乎吐血的话:“你看过〈新翻雨覆云〉?”话已经出口才意识到自己犯了错误,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喝多了!”

  我察觉到她突然停了下来,转头向她望去,她正盯着我。灯光虽然昏暗,但两人的距离并不远,灯光闪烁下,她正眨巴着小眼睛笑望着我:“我发觉你真是火星上的古董!”

  似乎我是真的醉了,夜风吹拂过来,回去的路似乎会一直延续下去,真希望会一只延续下去。

  ……

  那夜回到寝室我有些兴奋,满寝室的人都在呼呼大睡,我独自一人坐在阳台上,在这深色沉寂的夜里,久久不能入睡。

  以后我和她在书店里面见着总会聊上几句,还要到了她的电话号码、QQ号码。更在其间,将林也给她介绍了下。正巧那段时间,我构思着一部小说,需要一些历史知识,在网路上找的资料比较麻烦,也就自然想到了学历史的萧韵。

  我对她说了之后,她有些兴奋,嚷嚷着要我在书的属名上加上她的名字,。我笑着说:没问题,只要你能给我出几个点子,这书就算我们两人的。开始我以为她只是给我开个玩笑,就没往心里去;那知没过多久,她主动来找我,丢给我一份角色性格设定,让我写的时候一定要将男主角写成这样,女主角写成那样。这让我有些汗颜,以前写过一点东西,但角色的性格都不彰显,几乎是踩香蕉皮——滑到哪写到哪。在她的热情下,我们俩连续几个晚上都在学校的篮球场的看台上,在皎洁的月光下探讨设定历史背景,小说大纲,人物角色。

  她的热情,让我有些不适应,在人物的设定上,我与她还产生过口角,两人各抒己见,互不相让。我们晚上讨论,白天我便以文字的形式保存下来,终于,连续几个晚上的努力,大纲得以完成。故事情节的发展比较合理,人物性格成长速度也算适中。

  望着那篇一万多字的大纲,我长抒了口气,这时,才发现萧韵脸上红仆仆的,带着满足的笑容,鼻尖上还带着几粒汗珠儿。发现我在盯她,她回过神来与直直我对视,这一刻,彷佛时间凝固,我的心跳勐的加快,望着她鼻尖上的汗珠,竟然生出一股子冲动,想用食指将她鼻尖上的汗珠刮掉,但这冲动终究没有能实现,我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林……这以后,我俩见面便少了些,又恰好一位不良中介商看上我以前写的一本小说,愿意为我推荐到出版社去,说有很大的几率能够出版,让我将小说大修一下。这对我来说算得上是件大事情,按照当时的行情,出一本书的话,新入行的写手能够拿到40块钱/千字左右的固定稿酬,如果能够拿到这笔钱,我就能够完全独立,不需要依靠父母的汗水钱。当时社会经验不足,竟信以为真,整天蹲在寝室,花了很多的精力去修改小说,连吃饭这些都找朋友们给提回来,而且当时情况不明,就没有急着给萧韵说这事,本来是打算情况明确了,再跟她一起分享我的快乐。

  但最终,中介商一句话,就让我坠入深渊之中。

  当时心灰意冷,整天无精打采。我没去找她,她也没来找我,连在小说店我也没遇见她,两个人似乎完全切断了联系。不只是她,连林似乎也消失了。

  时间在平澹中流走,又过了一段时间,林突然说他交到女朋友,要请我吃饭。我问他是谁,我神神秘秘的告诉我,去了就知道,当时没怎么多想,跟着他一起去了。

  当看到是她的时候,我觉得有点冷,怎么也想不到会是她。一股邪火腾上心头,看看林,又看看她,我又将那股子邪火压了下去。她一如既往的与我聊天,又笑有闹,我们三个人甚至还谈论了小说,我对他们侃侃而谈,说奇幻文学的发展史,奇幻文学史上的一些奇闻异事等等。

  这吨饭似乎吃的很尽兴,主宾尽欢而散,只是我总觉得心里有点冷。

  时间当真能够冲澹一切,没过多久,萧韵这个人便渐渐澹出了我的生活,和他在书店也能够碰上,一般都有林陪着。我们礼貌的打招呼,偶尔还开个玩笑,我的心里很平静,只有深夜偶尔会想起一些和她相关的的片段。

  * * *

  我终于察觉到林在哭泣,这时他已经泪流满面。我连着椅子搬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说道:别哭,别哭!

  朋友别哭……

  字节数:9473

  【完】

上一篇:【欲海迷航其二 中】 【作者:路&灰】【完】 下一篇:【和邻居的老婆偷情】【作者:不详】

收藏本站 百度地图 网站地图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合作邮箱:ergeerge520@gmail.com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Copyright ©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